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北地巫师 第50章 壁画

发布时间:2019-12-04 17:36:54

北地巫师 第50章 壁画

“你就这么把东西卖给那个小龙骑了,你不会真的看上人家?你才多大点一个小屁孩子,竟然早熟!”莉莉挖苦着布兰。

布兰无奈道:“别这样,姐姐

。要冷静,那破玩意随时给你变出一堆来,保证是不同花色的。”

“还有!你在市场上一通说,现在晚上根本没人来了,我上哪找人解剖去?”莉莉大吼着。

“剖两个开心一下就行了,太多了也不好。”

“滚,看到你就烦。”

“其实我就是为了帮你一次性多抓几个的,弄不好还有巫师在里面。”

“真的?”莉莉两眼放光的问道。

“那还有假?”布兰扬个头,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

谁也没想到,当那个巫师使用能力融入到暗影中,在攀附到庄园外墙壁时,怪事发生了。他被庄园捕获了,如同掉入到蛛的飞虫,越是挣扎,则被缠得越紧。那块墙壁当时如同一块粘稠的浆糊,一个人影在其中无声的嚎哭和挣扎,这让当时也准备溜进山庄的龙骑看到了这一幕,然后惊慌退走。

过后布兰猜测,可能是整个山庄在后期装饰改造过程中,都被自己的魔力沁染。山庄中的魔力已经成为独立的,蕴含着布兰意志的魔力。那个巫师在使用能力进入暗影状态时,与其说他是个人,不如说是带有独立意识的魔力团,同时他也失去了基于生物形态时的某种天然防护。当他以魔力状态进入到山庄时,于是就悲剧了。他将自己融入进了一个更大、更浑厚的,魔力所形成的大中,然后被融合吞噬。代表个人意志的魔力波动与山庄所发出的魔力波动渐渐一致,最终成为墙上画卷的一部分。

如果这个人的魔力足够凝炼,那么也许就不会被吞噬,可以摆脱魔力间的纠缠。如果山庄中的魔力波动不是一个整体,不是在布兰装饰过程中,形成统一的波动频率,可能也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也许当时的情况,个人意志才是主因。如果双方不怀有敌意,也许什么也不会发生。一切都只是布兰的猜测,布兰与这个巫师是不同类型的魔力控制方式,所以他无法得出更具体的判断。但无论如何,在这次无意间的碰撞中,布兰胜了。

这也让布兰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否说明花花的瞬间移动,无视阻隔,也是与之类似。还好他与花花间的魔力相汇相融不分彼此,不然哪天花花在庄园中也被一口吞了,想都不敢想的一种情形。布兰下意识的抱了抱怀中的花花,换来黑猫满意的咕噜声。

以后在外面行走要小心了,布兰暗暗提醒自己,能力更象是双面刃,在不恰当的环境中使用就是找死。

成为壁画后的那个倒霉巫师,就真的如同壁画一样,将自己的变成了一个浮雕,将一切细节展示给布兰。只是这其中不仅仅是形象,还有一部分信息或者说情报,也如同翻书一样被布兰读取了。

……

布兰和兄弟姐妹们聚在了一起,开始说明:“那个巫师属于王都的洛基商会,那个商队比较有趣,里面还剩三个巫师,一个可以将自己隐匿在地下被称为地鼠;一个力量型的护卫被称为大熊;还有一个可以在大范围清晰探查周围的鹰眼。外加那个能够融入阴影的家伙,感觉这群人是干什么的?”

“密探!”

“他们很难想到,这么快就会被摸清底细。带上我们的侍从,一起去玩玩。”布兰咧开嘴笑着。

接着布兰把三个巫师的样子画了出来,补充道:“这个力量型的,见面直接杀了,不要废话。鹰眼捉活的,地鼠要看运气。”

看着跃跃欲试的妹妹,布兰直接让小萝莉在家接应,等待消息,于是小姑娘瞬间蔫了。

……

市场上丹妮抱着怀中的布兰坐在马上,马屁股上蹲着黑猫花花,跟以往没什么不同。兄妹四个在傍晚时带着各自的侍从,分四个方向不紧不慢的向那个商会走去,就象是一次散心。但有心人一定会看出端倪,犹如猛兽出击前,动作上总会有所不同。

进入洛基商会的驻地,布兰将感知张开,让丹妮带着他在商会的驻地中缓缓的走着。此时商会驻地中的人都停止了动作,不安的注视着他们。

在经过一个帐篷时,布兰感觉到了不同,一种被窥视感,伴随着若有若无的魔力波动侵入到了他的感知中,也许这就是鹰眼。第一个,布兰在丹妮的手上勾画了几下。北地人有着自己的一套隐秘联络方式,丹妮会通知其他人来处理这个家伙。

这不是他想优先除掉的力量型巫师,本以为他会处于另外两个巫师附近,以方便保护。看来这个家伙不是用来优先保护其他巫师的。于是,他示意丹妮向驻地中央的帐篷走去,然后他感觉到了脚下有股异样的魔力波动传来。

一个魔力团进入了布兰的感知中,亦如那天晚上那个侵入庄园的巫师。一个不错的实验对象,布兰暗想着。于是他的魔力喷涌而出,全力暴发了。预想中的激烈对抗并没有出现,更象是潮水直接漫过了堤岸,然后吞噬了上面的一棵毫不起眼的草屑,这让布兰有种一拳打空了的感觉。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魔力的确捕捉到了那个魔力团,曾经的地鼠。

察觉到布兰的犹疑,丹妮扯住了马问道:“怎么了?”

“没事,一点小问题,继续。”

看着眼前的这个帐篷,布兰终于找到了目标。通过张开的魔力感知,他能清晰的察觉到,这个战士紧张的隐藏在帐篷入口的一角,于是他向丹妮打了个无声的手势。

丹妮从马上跃起,直接扑向了那个位置,然后隔着帐篷一刀掠过。

有时拥有太过强悍的身体素质并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被腰斩后,这个曾经的强大战士在地上哀嚎挣扎,却又难以在短时间内死去。

破损的帐篷中,商队管事在哀嚎声中一脸惨白的趴伏在地上,没有任何犹豫,任何抵抗的意愿。

布兰听到自己哥哥的呼喝:“胆敢站立、逃跑者,死!”

他听到嘎子等北地战士向这边聚拢时,发出的互相呼应的啸声。

南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武汉麦芽医院王天麟
聊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