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魔天尊 第十四章冤家路窄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4:22

神魔天尊 第十四章冤家路窄

这两个绯衣锦袍少年皆很英俊,站在宁小川的前面。其中,一个年纪偏小的少年正笑盈盈的盯着他,正是天象侯府的王云冲。

王云冲和宁小川同年,今年也是十六岁。

宁小川微微皱了皱眉头,盯着王云冲,道:“我认识你吗?”

“哈哈!宁病痨难道你死了一次之后,连小爷我都不认识了?那你一定还记得观玉楼的银牌乐妓玉颜姑娘吧?”王云冲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宁病痨,顿时觉得还真的冤家路窄,这病痨子也太倒霉了!哈哈!

三天前,在观玉楼,宁小川和王云冲争夺银牌乐妓玉颜姑娘,因此,他们两个纨绔起了争执。宁小川的体质虚弱,被王云冲轻轻一掌就给打倒在地,引发胎疾,直接心跳停止而死。

当时可把王云冲给吓得半死,幸好剑阁侯府的宁翰也在当场,于是几个纨绔,就一起将事情给压了下来

神魔天尊  第十四章冤家路窄

,声称宁小川是因为争夺花魁失败,而被气死。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宁小川又活了过来,从棺材中爬出,这件事又将得知消息的王云冲给吓得一晚上没睡好,生怕宁小川将这件事给说出去,那他就要到大霉了。

后来宁翰那边传来消息,声称事情已经被压制下来,就算宁小川去告状,也不会有半分结果,王云冲这才真正的安心下来。

所以,今天他看到宁小川,才敢主动上来打招呼,顺便想要看看宁小川见到他之后发疯的样子。

反正王云冲也不怕他发疯,一个病痨罢了,一巴掌就能将他给打倒在地,唯一担心的就是用力过大一巴掌将他打死了。

宁小川像是明白了什么,脑海里浮想起宁馨儿提过的一个名字,王云冲,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似乎就是被那个纨绔给气死在青楼里面。

“你是……王云冲?”宁小川想要确定对方的身份。

王云冲见宁小川终于记起自己了,顿时大笑,“对啊!宁病痨你终于记起小爷了,老实说,我不得不说你,一个王侯子孙怎么就输不起呢?不就是一个青楼女子?还直接就被气死了!体质弱就罢了,但是男人的肚量不能小啊!”

王云冲明知道宁小川是被自己一掌打死,但是却偏偏要这么说,故意挖苦他,就是想要看他抓狂的样子。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宁小川反应并不大,就好像是在听一件很陌生的事,只是轻轻的“喔”了声,就打算离开。

就“喔”了一声?

这是王云冲不能接受的结果,连忙又拦了上去,冷笑道:“宁病痨,恐怕宁翰都已经告诉你那一位银牌乐妓的下场了吧?”

王云冲知道宁小川对那一个银牌乐妓很有好感,也知道宁翰要杀人灭口,所以故意这么说,再次带着期待的神色盯着宁小川脸上的表情。

忍,我看你能忍到多久?

宁小川的性格虽然很好,但是也经不起这王云冲的连番挑衅,眉头皱得更深,道:“宁翰啊!昨天已经死了,你不知道吗?”

“什么?宁翰死了?”王云冲的脸色大变,猛地后退了两步,差点双腿一软跌在地上。

半晌之后,王云冲才稳住脚步,脸色稍微好转,大笑了起来,道:“吓我?想吓我!哈哈!宁病痨,小爷我可不是吓大的\uff0

1000

谁人敢在皇城杀死剑阁侯府的子弟?你能不能再换一个吓我的方式,求你吓我吧!哈哈!”

站在旁边的华执事看不过去了,脸色极其阴沉,竟然有人敢挑衅金鹏养心殿的养心师,而且还当着他这个执事的面,这浑然是没有将他给放在眼里啊!

简直就是,老虎身上拔毛,神龙头顶撒尿!

“混账!”华执事的声音之中带着浓厚的武道玄气,形成一圈圈淡淡的环形波纹,震的王石和王云冲都浑身一抖,就像有一柄大锤轰击在他们的身上。

王石乃是玄气第九重的修为,仅仅只是脸色煞白,浑身冒冷汗。

而王云冲不过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只有玄气第四重的修为,此刻,嘴角挂着一丝血液,浑身发抖,若不是被王石轻轻的抚着,肯定已经瘫在地上了。

“高手!”宁小川站在华执事的旁边,都能够感受到那一股强大的玄气波动,就像一座大山站在自己的身旁,那一股气势压得人难以喘息。

不愧是金鹏养心殿排名第六的执事,修为深不可测,绝对超越玄气九重天之上。

华执事眼睛之中尽是怒容,盯着王云冲,道:“这里可是金鹏养心殿,眼前这位可是我们金鹏养心殿的初级养心师,岂是你这个小儿可以随意侮辱?来人,给我拖下去,打断双腿,割掉舌头。”

两个穿着赤鳞甲胄的护卫走过来,身上带着浓烈的杀气,唰唰!赤红色的战刀离鞘,刀身十分弯曲,像两轮血月,发出绯红色的光芒。

不用猜就知道,这两个护卫都是杀了不少人的恨角色,手中的战刀也绝对经常饮血,身上才可能有如此浓的杀气!

王云冲直接被吓跪在地上了,哆嗦的道:“有……有……有误会,绝……绝……绝对有误会,他……他是剑阁……剑阁侯府的一个……废物罢了,不……不可能是\u517

2801

b心师,执……执事大人,你被他骗了。我前两天才一巴掌将他打死,他连武道玄气都不会修炼,怎么可能是养心师?”

宁小川敏锐的听到一句话,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不是被气死的吗?怎么他会说是被他一巴掌打死了的?

这其中肯定有隐情啊!

华执事的脸色更沉,道:“一派胡言,你莫非认为本执事的这双眼睛都是瞎了?连绝世天才和病痨废物都分辨不出?不用听他多说,敢到金鹏养心殿故意生事,就算是王侯子孙都不可饶恕。拖下去吧!”

王云冲吓得双腿直哆嗦,一股湿润的液体从大腿上流下来,湿透了绯色锦袍,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怪味。

王石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也跪下来求情,金鹏养心殿的背景很恐怖,就连他们天象侯府也惹不起,这次真的是撞在铁板上了。

“且慢!”宁小川笑容可掬的道:“华执事,能不能将这个人交给我,我想这其中可能真有误会,我想和他好好谈谈。”

已经被两位凶神恶煞的护卫给擒住的王云冲,连忙跪在宁小川面前,不断磕头,头都磕破了,哭喊道:“有误会,真的有误会啊!宁病……宁兄,宁老大,救我,救我,我是无辜的,救我啊!”

王云冲哭得是撕心裂肺,差一点就将“宁干爹”,“宁爷爷”都喊出来了。

既然当事人都说可能有误会,那么华执事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于是将王云冲交给了宁小川自己来处置。

金鹏养心殿的一座安静的房间里面,里面燃着一尊香鼎,只有宁小川和王云冲两个人在里面。

宁小川穿着初级养心师袍,坐在藤木大椅上,手中捧着一杯茶,在细细的品茗。

王云冲先前已经被吓破胆,此刻,恢复过来一些,“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宁兄,我错了,我真错了,我不该和你争玉颜姑娘,她是你的,我早就知道她是你的,你一定要饶我这一次啊!”

宁小川将碧玉茶碗放回桌子上,道:“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或许能够饶过你这一次。”

“别说一个问题,就是一百个问题,我若知道都必定回答。”王云冲惶恐的道。

宁小川道:“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因为在观玉楼争花魁失败,被气死在观玉楼中。为何你却说是你一掌将我打死?到底是谁在掩盖真相?”

就王云冲这德行,宁小川可不认为他在杀人之后,还能冷静的处理善后的事。

王云冲连忙道:“都是宁翰,都是宁翰,他唆使你与我争夺乐妓,激起你与我的矛盾,然后我才愤怒的一巴掌将你打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体会那么弱……我……我……”

宁小川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也是被宁翰给算计,你不是故意。”

王云冲感动得热泪盈眶,觉得宁小川实在太通情达理,道:“其实宁翰的背后还有一位大人物,没有那一位大人物的主使,宁翰也绝对不敢设计杀你。”

“哦!是谁?”宁小川道。

“就是宁翰的父亲,剑阁侯府的四爷,宁千武。”王云冲希望宁小川能放过自己一马,正义凛然的道:“这宁千武可是狼子野心,知道剑阁侯对你关爱有加,将来说不定会将侯爵之位传给你,所以想要除掉你。”

宁小川的眼睛一眯,脑海之中浮现出宁千武的身影,难怪每次见到这一位四叔,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杀意。

“原来背后想要杀死我的人就是他!宁千武乃是剑阁侯府的高手,就连宁馨儿的修为都远远不如他,若不是顾忌正在闭关的老侯爷,他可能早就亲自出手杀掉我了。”

“看来剑阁侯府是不能待了,待在侯府之中,就跟待在狼穴里面没有任何区别,一旦宁千武发现我已经能够修炼武道玄气,必定会不顾一切的除掉我。”

宁小川知道自己修炼武道的事,绝对瞒不久,一旦这件事暴露,剑阁侯府之中,想要杀他的人怕是还不止是宁千武。

想要继续隐瞒下去,就只能离开剑阁侯府。

宁小川有些后悔在金鹏养心殿使用真实身份,早知道就该用一个化名,总之一句话,自己的阅历还是太浅了,也对这个世界的险恶认识得不够深。

……

给大家推荐一位好友的书,也是从17k过来的忧伤剑灵的《龙血圣皇》,绝对玄幻好书,质量过硬,当然和老九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嘎嘎!

海口治疗阴道炎医院
海口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海口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海口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海口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