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赢了官司原告却拿不到钱南宁中院送出首笔救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03:53:04

赢了官司原告却拿不到钱 南宁中院送出首笔救助金

广西-南国早报王克础实习生吕心田通讯员朱俊萍  我们是外地人,得到了南宁市中级法院领导的关怀,他们给我们送来救助金,我们非常感谢党和,感谢人民法院。8月6日上午,当53岁的田先树接过南宁市中级法院院长莫建芳送来的一万元履行救助金时,眼圈红了。  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  田先树是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人。2003年,他和妻子张宏浓从老家来到南宁,在广西水南(河池水任到南宁)高速公路帮助包工头陈某做工程。  2002年,陈某向田先树许诺,只要田先树交给他50万元工程设备款,便可将该工区的路面工程承包权让给田先树,两人终究达成协议。因而,田先树多次向亲戚、朋友、邻居借钱,并拿出了自己多年的存款,先凑了18万元交给了陈某。正当他准备筹集余下资金时,陈某却将工程转包给别人。  田先树认为,陈某借发包工程之名向他要了18万元,而又没有承包工程给他,属于欺骗行动。为此,田先树起诉到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要求陈某偿还18万元本金及利息。法院判决生效后,陈某一直没有还款。当田先树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时,陈某早已潜藏起来。陈某因涉嫌欺骗,被公安机关通缉。  为了躲债,三年不敢回家  田先树夫妇为了还债,只好留在南宁做临时工,田先树平时靠做水泥工保持生计,而妻子就在外面帮人洗碗,一般要工作到晚上10时多才回来。田先树夫妇的生活逐渐堕入窘境。  为了躲债,两人整整3年没有回过老家了,家里的住房也早已变卖。但一直让他们放心不下的是,家里还有一对儿女和年过八旬的母亲。  田先树的儿子小东就读于湖南某大学医学院,今年6月毕业,学习成绩不错,但他却拿不到毕业证书,缘由是他欠了学校近3万元的学费。为了这件事情,小东曾经给学校打了一份求情报告,张家界市永定区人民及当地街道办也在报告上盖章证明其家庭生活困难,希望得到学校的帮助等,但他还是无法领到毕业证书。毕业后他本可以到湖南怀化一家医院工作的,现在却因毕业证书的事情落空了。田先树的女儿读高二,也是需要用钱的时候,每个月要交300元生活费。田先树的老母亲也只能寄宿在亲戚家中,生活无依无靠,平时靠捡破烂维持生计。  长时间的生活压力让田先树的妻子张宏浓有了轻生的动机:我记得那是在2005年,都快过年了,可一想到自己无家可归,心里就觉得很委屈,我跑上了楼顶,准备跳楼一死了之,后来被人劝了下来。  送去救助金,体现司法关怀  南宁市中级法院了解到田先树一家的实际困难后,决定启动司法救助机制,对田先树夫妇实行救助。  8月6日上午,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莫建芳带上一万元救助金,和法院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了田先树夫妇的住所。  目前,田先树夫妇居住在南宁市高峰林场附近的1间出租屋里,房租每月200元。出租屋是一个简陋的小单间,厨房和卧室并在一起,屋里摆放着一张小床和一台旧电视机。田先树夫妇说,几把椅子还是向别人借来的。  在狭窄的房间里,莫建芳和田先树夫妇拉起了家常。谈到自家的处境,张宏浓的眼里满是泪水。莫建芳握住张宏浓的手说:困难是暂时的,我们要对未来充满信心,正由于了解你们的情况,所以法院为你们送来了一万元的救助金,虽然是无济于事,但你们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要相信党和。  捧过一万元的救助金,田先树夫妇2人的脸上终究露出了笑容。莫建芳又对他们说:不管你们是那里人,只要有困难,我们都不会袖手旁观。  据悉,为了践行司法为民的主旨,今年1月份,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定相关规定,建立了执行救济专项资金,对被执行人下落不明或确无履行能力,而申请人本身无生活来源、生活特别困难的实行救助活动,履行救助金额一般为1000元以上一万元以下。  莫建芳介绍说,自从南宁市中级法院建立履行救济专项资金以来,田先树夫妇是第一例取得救助的对象,今后法院还要继续救助特困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