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260章 冥帝现身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4:14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260章 冥帝现身

第60章冥帝现身

薄府中,薄情拿着一份请柬,一脸得意的递到灵雎跟前:“逍遥王的请柬,这回,你无话可说了吧。”

逍遥王岂会无缘无故的约见自己,这分明是庄家的人约见自己,没准到了最紧要关头,某一个不该出现的人物也会突然出现。

灵雎看完请柬,一脸疑惑的道:“主子,你是如何得知,庄家为朝廷打造的兵器的炼铁方子中,里面其实有使用到薄家的无极铁。”

突然从薄情口中知道真相,灵雎好半响才平静下自己激动的情绪,现在又看到来自逍遥王的请柬,更加震惊于薄情的谋算。

若没有无极铁,庄家所谓能代替无极铁的方法,就根本不存在。

这就意味着华夏帝国,在战场上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武器,如此一来,东圣眼前的困境,就会马上减掉一半。

这样惊天的谋略,除了主子,只怕天下间,再也没有能人,能够如此精确的算计到。

看看现在的主子,再想想自己以前,也曾如兰姨一样背叛过主子,突然觉得自己当年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若是没有主子的领导,那怕真的让自己得凤麒国薄家的一切,也只是一场空欢喜欢,过不了多久,也会沦为政治的牺牲口。

而且还可以肯定,自己也永远无法站到现在的高度,不由的暗暗感谢,老天让主子再重活一次。

薄情没有回答灵雎,只是神秘的一笑,心里冷冷的道:“冥帝,你很快就会知道,究竟是谁依附谁。”

帛儿似是想什么,忽然惊叫道:“奴婢想起来,奴婢知道主子是怎么了解到华星寒铁。”

倾刻间,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刷一下集中到她身上。

“怎么了解到的?”珊瑚马上跳到帛儿身边。

“主子,可以说吗?”帛儿看一眼薄情,未经她同意的事情,当然不能说。

薄情埋头批批阅着东盟,从各处传来的公文,头也不抬的道:“这里没有外人,随你吧。”

闻言,珊瑚马上催道:“快说,快说……”

帛儿含笑道:“应该是在我们刚到润城第二年的春天,有一天,主子带主子去了一个拍卖会,我记得那时就有人拍卖了一把华星寒铁的剑,我猜就是在那个时候,主子就注意到华星寒铁。”

“记性不错。”

薄情头也不抬的道,但真正让她注意到的,却是箫谨天建立帝朝之前,她让人搜集天下铁器的时候。

就是在哪个时候,知道了无极铁和华星寒铁的事情。

从极有限的信息中,她不仅判断出无极铁将要用完,还发现日益壮大的庄家,正在秘密的研究,提高华星寒铁硬度的方法。

而关于这一方面的研究,其实作为兵器世家的唐家,他们早就已经研究出来。

当慕昭明开始昏迷不醒,薄情就预计到,慕昭明的事情会传出去,到时天下肯定会出现逐鹿东圣帝国的局面。

暗中让人把方子透露给庄家,让梵氏和庄家,空欢喜一场,最后主动权还是捏在她的手中。

原本还要为回华夏的薄府做些铺垫的,但十长老他们的到来,让一切变得顺利成章。

箫谨天也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她的计划,那怕是后来慕昭明醒来,面对那样的情况,也不得不让自己暂时回到华夏帝国。

当一切算计好以后,就是想办法,跟梵氏决裂。

只是没想到梵氏比她,更想跟薄家决裂。

这就刚好成全自己,一切进行得,比自己的预料的还顺利。

想到这里,不觉触动薄情,最近一直压抑着那份思念,不禁在心里轻轻道:“轻飏,你等我。我们很快就可以见面,很快就可以在一起。”

这次一分开就半年多,压抑的思念一直在疯长。

真怕撑不到他们见面的一天,这份思念就要暴发出来。

灵雎他们看到薄情出神,就知道她又想念谁,识趣的不再出声,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惊鸿茶庄,庄家在龙城最有名的茶庄。

庄家主坐在雅间内,面容上虽然平静无比,可是那捏着酒杯的手,已经出卖了他,他此时很紧张,紧张得连手都在发抖。

庄周面无表情的坐在庄家主的下手,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眼眸中只有一片阴沉,无比的阴沉。

惊天手段,她何止有惊天手段,还有惊天动地的谋略,不然怎会把一切算计那么清楚。

梵风流站在朝街的走廊上,捏着酒杯,含笑看着正缓缓驶来的马车,全白的颜色,就连拉车的马匹都是白色的。

如此低调的白色,在这一刻却显得格外的抢眼

薄情那辆简朴而不失华贵的马车缓缓在大门前停下,珊瑚已经率先出去,站在驾座上,撑伞等着薄情。

扶着灵雎的手,走出铺了一层冰在夹层的马车,热浪马上扑过来,薄情却似未觉到一般,而那身鲜艳的玫红色,马上抢走所有人的目光,可惜一顶纱帽,遮住了她的容颜,让人只能干着急。

似是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薄情将珊瑚手中的伞,微微往后一拔,就看站在走廊上的男人,举起酒杯向自己示意。

摘下头上的纱帽,露出面纱上的半张蛊惑人心的面孔,妖冶的一笑道:“王爷,这是特意在本少主,还是在故意眩耀自己的帅。”沙哑、魅惑的声音,马上酥到人心里。

“是是……是薄家少主。”大街上,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想当日薄情初到龙城,就一声倾国,当时多少人记住那把销魂蚀骨的声音,此时再蓦然听到,怎能不激动。

瞪大眼睛,惊讶看着眼前,一身红衣风情万千,妖冶无方的女子,突然觉得庄梦蝶的美,实在是美得太过于平凡,哪有眼前的女子身上散出来的美,那真叫做是——惊心动魄。

“本公子决定了,从今以后,薄少主,就是我的梦中情人。”

“废话,薄少主早就是我的梦中情人。”

“她是我的女神。”

“本公子也是。”

“……”

那些有幸目睹薄情风姿的公子,纷纷大声叫起来。

薄情看到这一幕,勾起唇角浅浅一笑,臂上的挽纱突然朝梵风流袭去,同时朝对方抛去一记媚眼。

梵风流看到朝自己飞来的挽纱,面上先是一愣,当看清挽纱毫无攻击力,马上明白薄情的意思,伸手接住挽纱,轻轻的用力一拉,薄情身体马上飘起。

薄情借着这一拉之力,落在走廊上,很自然的靠在梵风流身。

扯着自己的挽纱,一脸娇羞、妩媚的道:“王爷,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點通。”

玉指往梵风流身上一戳,借力离开对方数步,只是挽纱的另一端,却依然揣在梵风流的手中。

梵风流含笑浅浅的道:“佳人投怀送抱,本王岂有拒绝之理,况且是薄少主这样,让人无法拒绝的,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本王更是求之不得。”牵着挽纱的一端,往旁边的雅间走。

楼下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薄家少主和风流王爷,他们这是什么关系啊!

“我的女神啊……”

瞬间,下面众多公子的心碎了一地。

灵雎和珊瑚看到薄情走入雅间后,提着薄情要用东西往大门内走。

刚踏入门口,就有一名黑衣劲装打扮的男子迎上前道:“薄少主,让在下来接两位姑娘,请!”说完,伸手想接过珊瑚手中的东西。

“有劳了。”

珊瑚爽快的道,手中的东西却依然紧紧抱在怀中,丝毫没有给对方的意思。

那男子微微的一怔,随之侧身,顺势做一个请的手势道:“两位姑娘,楼上请!”转身往楼上走。

薄情看到早已经坐在雅间内的庄周和庄家主,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

施施然的坐到自己位置上,扬起xiao脸似嗔似怒的道:“王爷,真是太伤本少主的心。”

闻言,庄周和庄家主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梵风流却一脸不以为然的道:“薄少主,跟本王是心有灵犀,岂会不知道今日的事情,此时抱怨,是不是太矫情。”

唉!薄情娇媚的轻叹一声:“那就开门见山,说说你们约我出来的目的吧。”

薄如蝉翼的玫红面纱,清楚的映出微微嘟起的xiao嘴,让紧张不已的庄家主,不由的一阵热血沸腾。

庄周吸了一口气,淡淡的道:“庄家,愿意以高价,买进薄少主手上那批无极铁,以薄家目前的情况,本少主想薄少主……应该不会拒绝我的提议。”

薄情眼中露出一抹玩味,这个时候还跟她装,咬着手指道:“高价,不知道庄少主,所谓的高价,究竟有多高呢?”

“薄少主是以原价的三倍买时,庄家原出十倍的价钱,你以为如何。”庄周抬起头含笑看着薄情,努力让自己脸上保持平静,不让对方看出一丝一毫的端倪。

薄情在心里冷冷一笑,幸好自己早就知道内情,不然还真被庄周这一脸笃定的模样,给骗到。

庄周正想追问薄情考虑结果时,灵雎和珊瑚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把一个四四方方的木盒子放在旁边的桌面上。

薄情看到后,马上高兴的笑道:“王爷,本少主还特地带来了极品绿茶玉含翠,还有近日收的,荷叶上的露珠,准备亲自泡给王爷尝一尝,王爷可愿意一试。”

“十五倍。”见薄情不理会,庄周继续加价道。

珊瑚把薄情带来的茶具,放在雅间内,早就备好的茶案上。

薄情优雅的坐到案前,把带来的水放倒入xiao铜壶中,娴熟的摆弄上面的茶具,似是根本没有听到庄周的话。

“二十倍。”

清洗茶具,挑选茶叶……注水、泡茶,薄情那娴熟的动作,不禁惹起梵风流的注意,眼中有一丝惊讶。

泡好茶,薄情亲自端了一杯梵风流跟前,妩媚万各的道:“王爷,尝尝本少主泡的茶,跟茶庄里的师傅泡的,是不是有所不同。”

“三十五倍。”

庄周已经不忘记自己加了多少次价,只是眼前的女子,一直似是没听到一般,自顾自的泡茶,连看进时生出没有看他一眼。

压住心头的怒火,冷冷的道:“薄少主,三十五倍,你觉得这个价格满意吗?”

薄情猛的回过头,不悦的看着庄周道:“别说是三十五倍,就是五十三倍,本少主也不会卖给你。”

“放肆。”

突然门外响起一声惊雷,薄情猛的回过头。

门外,不知道何时,多了一道尊贵无比,却又给人无限威压的身影,一双寒眸内充满杀戮、掠夺、侵略的光彩,两片胡子贴在他的上唇上,看上去更让添加一股震慑之力。

“参见陛下。”

梵风流的见礼的声音,突然响起。

薄情虽然早有准备,但看到来人时,心里还是猛然的一颤。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有哪些医生
成都送子鸟医院张家美
亳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呼和浩特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沈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