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世慧妖 第十二章 是不是她?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1:35

绝世慧妖 第十二章 是不是她?

巫晋元神色严肃坐在房中,双眼放直望着前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这里没有别人,巫晋元身上也没有了在人前表现的谦逊和文雅,却多出了一些只有上位者身上才有的高贵的气质。

沉思了片刻,巫晋元站起身,想要做些什么,却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又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才真的下定了决心,回到桌前,郑重地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玉佩。

那块玉佩是暗青色,样式也只是普通的椭圆形,所以并不起眼,平常人一看,定然会以为它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然而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的不同。

那块玉佩上,布满了精美而又复杂的符纹。那些符纹的颜色只比玉佩本身的颜色稍深一些,所以才不容易发现。

巫晋元谨慎地将玉佩放在桌上,然后站直了身体,他此刻的神情格外肃穆,动作更像是在举行什么重要的仪式。

深吸了一口气,巫晋元将双手置于胸前,便开始打出各种复杂的手结。

随着手结不断的变化,巫晋元的指尖慢慢凝聚出一些光亮。

光芒越来越强,待到那光凝聚成鸡蛋大小的一团时,巫晋元手上停止了变化。

巫晋元慢慢移动指尖,这动作似乎要花费很大力气,他的整个手臂都微微颤抖着。

片刻之后,颤抖的指尖终于触到了桌上的玉佩,光芒立刻便顺着指尖向那玉佩流淌而去。

原本十分暗淡的玉佩一接触那光芒,就发生了变化,表面的暗青色竟然发出了淡淡的光晕!

光芒流进符纹里,将那深青色的暗纹一点一点染成了金色。

那金色流淌的十分缓慢。巫晋元指尖的光团逐渐变小,然而他却感觉越来越是吃力,额角已经渐渐渗出了汗水,神色也愈来愈凝重。

终于,那玉佩上的符纹全部都被金色填满。

巫晋元放下心来,又转换了一个手结,将指尖最后一点亮光全部送进了玉佩之中,才放下手,安静地等待着

那玉佩上的金色光芒还在顺着符纹流转,并且因为接收到巫晋元送来的最后一点亮光,速度愈来愈快。

片刻之后,金光流转的速度终于达到了极致――

“哗……”

玉佩突然夺目的白光!

极致的白色光芒映射到半空中,形成了一片光幕。光幕之上隐隐有金色流动,那纹路竟与玉佩上的符纹完全一致!

巫晋元紧紧地注视着那片光幕。

光幕一点一点朝着金色的符纹中间聚拢,最终,竟然凝聚成了一个人形的影子!

那是一位老者的身影,呈半透明状态,能看出须发全白,但肤色却是极好,算得上是鹤发童颜。

巫晋元看到这位老者,才真正松了一口气,朝着半空中的人影行了一礼:“爷爷!”

原来,那人影竟然就是如今启夏国唯一的天监――巫凡祝!

巫凡祝神色慈祥,可能是长久未见长孙,眼中满是思念之色。但他并没有像久未见面的亲人一样询问长孙的安危,而是问了一个与巫晋元完全无关的问题:

“阿元,事情怎么样了?”

巫晋元知道他爷爷为何如此急迫――如此启用问天石,需要耗费不少的真元,而他的能力实在太差,所以这光幕维持不了太久,自然要长话短说!

巫晋元摇了摇头:“还是没有进展。”

巫凡祝眉头紧皱,低头沉思:“怎么这样?已经五年了,什么都没找到,难道是我算错了?……”

“爷爷!”巫晋元打断了巫凡祝的沉思,时间紧迫,也顾不得礼貌了。

“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女孩,我想要她带出去历练一下,你看怎么样?”

巫凡祝眼中突然精光一闪:“怎么?你查出她的底细了?”

“没有,她被养父抱回家时,还在襁褓之中,这里又都是一些凡俗人,要查出她的来历恐怕不容易!”

巫凡祝沉吟了一下,问道:“她的品行如何?”

巫晋元说道:“倒是个好孩子,还挺聪明的,品行也没的说,就是性子有些软弱,除非被逼到没有办法,否则不争不抢――这也是我犹豫的原因,她不像是能干那种大事的人!”

巫晋元没说“那种大事”是指什么,但巫凡祝显然知道他的意思,接口道:“那倒不见得,有一些人,平时看似不温不火,可一到关键时刻就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力!你已经在那里等了四、五年,再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倒不如就去试试。只要她不是心术不正之人就好,她既然有那个异能,就注定不会是平凡之人。若她正好就是我们要找的,那倒好了,如果不是,就算帮了她一个忙吧!”

巫晋元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正好那姑娘有求于我,我才做出决定,所以想请示您一下。只是我们都等了这么多年,我若是现在离开这里,算不算前功尽弃?”

巫凡祝叹到:“等了几年都毫无所获,没有‘功’,谈什么‘弃’?我也说过,那种东西有缘才能找到,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现在事情已经迫在眉睫,这样干等也不是办法,倒不如就试一试,也说不定就是那姑娘呢?!”

“怎么,情况有了变化么?”

巫凡祝点头:“嗯,室、危、虚三宿,已经泛出紫意了!”

“什么!”巫晋元大吃一惊。巫凡祝口中的三处星宿,映射苍生命运,而紫色,则是魔族作乱的征兆:“魔族久蛰不出,怎么突然有了行动?!”

巫凡祝神色忧虑:“是啊,内忧尚未解决,又有了外患,看来,天下真的要大乱了!”

“这可如何是好?!”

“一切都是宿命,只有那个‘变数’,才是解开这一切的关键。找不找得到,就看缘分吧!”巫凡祝叹道。

巫晋元听祖父这样说,也知道这件事只能听天由命,也不再纠结,又问起启星的事:“我想将她送去玉仙宗,您看怎么样?”

巫凡祝沉吟了一下:“如果她只是想要普通修行,那里是个好的去处。可如果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则需要快速成长起来,那样的温室就不适合她了!先看看再说吧……”

巫晋元点头称:“是!”

这一会儿功夫,他输进问天石中的真元终于耗尽,光幕暗淡下来,巫凡祝的影像也完全消失了。

漳州性病
晋城治疗龟头炎费用
商丘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漳州性病医院
晋城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