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461章 有美人鱼贯而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7:00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461章 有美人鱼贯而来

“这就是你带我来见的人?”

看见眼前出现的阴森老人,陈帆目光微微眯着,此人尽管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但陈帆却从他身上感觉到一股特别的气息,这种气息,有些熟悉,又极度的陌生,让陈帆很是费解。

“哦?看来樱花小姐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请到了陈神医啊。”老者故意把请字说得很重,“对了,老奴叫白狮,别人都喜欢叫我三好先生,陈医生,你现在是我的贵客,来啊,欢迎贵客。”

老者说完,拍了拍手,只见他刚才走过的地方,出现十几名穿着暴露的女人,这些女人很有默契般地双手一抬,向前一展,一条一米宽的红色地毯以滚筒的形式从大门铺到陈帆面前,铺好红毯之后,这些个只穿着三点一线的你女人齐齐朝着陈帆一福,不少人更是挑眉弄姿,尔后离陈帆最近的六个女人像变戏法一样,手托着精美的花瓷盘子,盘子里装着玛瑙珍馐,更有美酒衬托夜光杯。

“欢迎陈神医。”

这些个女人娇滴滴的呼喊着,酥软的声音,媚到了灵魂深处,即使是将陈帆带来的千手樱,见到这样的场面,也不由地愣住,而那名开车的司机,更是两眼发光,口水狂滴。

眼前的场景,就像进入了高级会所,鸭妈妈一声令下,会所姐妹纷纷出面迎接,任君挑选采摘的架势。

红毯迎客人,美酒夜光杯。

这老家伙,这么会玩,一定是个老司机。

若是平时,陈帆见到这样特殊的欢迎架势,肯定心里乐开了花,虽然这些女人属于那种谁都可以摸摸搞搞的那一类残花,但虚荣心嘛,谁都会泛滥一下,可现在,陈帆却乐不起来,头上的乌鸦非常不合时宜地哇哇嘶叫两声飞走,陈帆却感到头皮发麻,对方越是不按套路出牌,今晚就越难脱身,况且,一个老家伙,自称老奴,却住在大别墅里,挥手就有十几个女人供驱使,相比之下,他觉得自己这个陈家家主,太没有逼格了。

“三好先生是柳家的人?”

陈帆面色不变,心里却在想着如何拖延时间,丹田里的那一条情花蛊实在有些厉害,他在车上已经暗暗用了数种法子,依旧拿它毫无办法。

“呵呵,我是柳家的下人,陈神医,陈少家主,你和柳家的事,我略有耳闻,不过,今晚我让樱花小姐请你来,却是一件私事,老夫病了,所以想请你帮我看一看。”三好先生白狮见陈帆并没有被他安排的一群女人所吸引,手一挥,一群女人扭动着臀,鱼贯而去,其中几人还不时回头,一副哀怨委屈的样子。

“帮你看病?”

陈帆有些意外,他猜测过千手樱费尽周折也要困自己的目的,按理来说,中医和陈家家主这两个身份相比,显然是家主的分量更大一些

,虽然陈家现在境况不是很好,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说陈家还有一个百年金库,这不好好利用一把,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可现在,对方竟然说,帮他看病!

陈帆感觉被逗了。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治病,也有区分的,不给作恶的人治病,不给畜生治病,三好先生是柳家的狗,自然不在我医治的范围之内。”

陈帆冷冷地说道,既然对方试图用糖衣炮弹来轰炸他,索性激怒对方,好图穷匕见。

听见陈帆的话,一旁的千手樱不由侧目,眸子里带着戏笑和错愕,显然没有料到陈帆会这么强势。

“陈帆,你这么说,小心吃亏噢。”

千手樱秒变好人,似乎很关心陈帆一样。

然而出乎陈帆意料的是,老家伙并没有生气,反而呵呵笑着,“陈神医真会开玩笑,你在中医协会大展身手,让藤斋无话可说,老夫可都看在眼里,如今你却说出不医老夫的话,真让人失望啊。”

“不医就是不医,你都一把年龄了,该准备棺材了。”陈帆冷笑着,“活着当癞皮狗有什么意思。”

“癞皮狗?”老家伙白狮嗷嗷笑了起来,“看来你不像是和我开玩笑的,好,好,敬酒不吃,你要吃罚酒了!”

说罢,老者兀然抬起手,只见他苍老的手兀然变得毛发茸茸,青筋凸起,尤其是他的指尖,变成了锐利的爪子。

“狼化!”

陈帆见状,不由地惊呼一声,怪不得他觉得眼前的老者陌生而又有一种熟悉之感,原来他和孤狼一样,有着同样的病,而且,看他狼化的程度和气势,竟然比孤狼还要厉害几分,尤其是老者的一双眸子,幽幽绿光之中泛着血红之色,实在有些恐怖。

哪怕是站在陈帆身边的千手樱,再次见到老者变成这般模样,也不由地面色有些泛白,情绪有些波动,而就在这一瞬,陈帆只觉得丹田处的蒙蔽就像水库的闸门松开了一瞬,陈帆抓住这一丝机会,猛的一咬舌尖,一股精纯的紫色真气从里面澎湃而出,然而,那蛊虫似有所觉,一双蝴蝶翅膀骤然变大,陈帆快要突破的禁锢再一次变得无力。

就当陈帆试图用另外方法的时候,异变陡生,只见紫色的真元之中,有一道雷弧闪动,瞬间将蛊虫化为齑粉,陈帆被禁锢的力量,瞬间涌变全身,陈帆心里一阵狂喜,下意识地看向千手樱,蛊虫被毁,她应该会遭到反噬才对。

然而,陈帆却惊讶地发现,千手樱依旧目光看向老者,神色间充满忌惮,似乎对蛊虫被毁的事一无所知。

怎么会这样?

陈帆心念急转,体内那一道雷弧出现的有些诡异,而且陈帆能感觉到,它杀死了蛊虫之后,耗尽了最后的能量,消于无形,另外,既然情花蛊是千手樱豢养的,没理由她不会没有察觉到,并且没有遭到反噬。

陈帆并不知道,此时岭南的某处深山之中,一声凄厉而愤怒的叫声回荡在森林之中!

白狮见陈帆面色泛白,眼中幽光更甚,“小子,现在你已经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如果你不能医好我,我会喝干你的血!”

“没得救了,这个月的月圆之夜,就是你死亡的时候。”

陈帆戏谑地说道。

“小子,这可由不得你。”

狼化后的白狮声音充满野性,他一步步朝陈帆走来,而千手樱见状,则身体一闪,闪到了院子的角落里。

陈帆的手微微一抬,就要还击,可他刚运转真元到一半,就缓缓放下。

下一秒,只见一道黑影从院子上方一掠而下,直取白狮的咽喉!

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方法
嘉峪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通化治疗宫颈炎费用
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费用
嘉峪关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