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绝品神医 第1014章 快乐花粉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7:58

绝品神医 第1014章 快乐花粉

夜色中的悬壶居显得很宁静,但凌霄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白天在星河科技公司发生的事情成了他苦苦思索的心事,无法放下来。

汉娜当初研究出欲望玫瑰的时候,她肯定不会想到这种增加情趣的药物会变成对付阿喀琉斯的毒药。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她研究出欲望玫瑰的时候,阿喀琉斯并不是她的敌人,不是敌人,她又怎么会专门去研究对付阿喀琉斯的毒药呢?

汉娜更加想象不到欲望玫瑰其实不是直接对付阿喀琉斯的毒药,而是它的附带产物,也就是被下药者的皮肤上分泌出的宛如花粉一般的物质。

凌霄给那种宛如花粉的物质取了一个很有趣的名字——快乐花粉。

欲望玫瑰是一种让人快乐的药物,它的附带产物叫“快乐花粉”倒也合适得很。

白天里,陈小七离开星河科技公司之后,凌霄与漆雕秀影去了她的实验室,亲自观看了漆雕秀影的实验,他也确定了花粉一样的附带产物确实是对付阿喀琉斯的最有效的毒药,可是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粉末状的产物持续的时间不过十分钟左右,用手一抹就消失了,难以保存。

问题就在这里,假如阿喀琉斯突然出现在悬壶居里,要取他的性命,难道他还需要去给薇薇安或者迦陀莎下药,从她们的皮肤上收集到“猛犸”之后才与阿喀琉斯开战吗?可以肯定的是,不等他收集到“快乐花粉”,阿喀琉斯早就把他给干掉了。

“对了,我可以将快乐花粉先收集起来,然后冷冻起来。我可以冰柜里留作不时之需,也可以用便携式冷冻设备带在身上,随时用它来对付阿喀琉斯。就这么办,我先试试能不能将它收集起来,然后再试试能不能将它冷冻起来。”一个时间里,凌霄忽然开了窍,想到了这个办法。

几分钟后凌霄出了门,他拿着那一小瓶欲望玫瑰站在门口寻找目标。他很快就选好了目标,佛伦娜。

佛伦娜是他的女奴,对他千依百顺,就算是被他发现他对她下药也无所谓。

佛伦娜的房门紧闭着,不过这对于拥有钥匙的主人来说,这门一点都不是障碍。凌霄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光线昏暗,不过还是能看见佛伦娜睡得很香甜。她的睡姿有些不雅,她是趴着睡的,屁股翘着,线条显得很丰腴。

佛伦娜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凌霄进入了她的房间,她不知道在做一个什么有趣的梦,嘴角还露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凌霄也没有半点顾忌,走过去直接对佛伦娜下了药。

佛伦娜很快就进入了“欲望玫瑰”的状态,浑身皮肤泛红,嘴里也喃喃有词,依稀可以听到主人之类的称呼,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内容,像是在赞美什么,却又害怕那什么似的……

凌霄摇头苦笑,等着药效过去,然后再收集“快乐花粉”。

大约十分钟后,佛伦娜身体和精神渐渐安静了下来,体温下降之后,那宛如花粉一样的物质从她的皮肤上冒了出来,均匀地覆盖在表面上。凌霄早有准备,他又给佛伦娜下了一点鬼香,待到佛伦娜无法醒来的时候,他才用一根银针轻轻地将她的皮肤上的快乐花粉刮下来,装进一只小巧的玻璃器皿之中。

让他感到高兴的是,不用手去触碰,用银针去刮,刮下来的快乐花粉并不好立刻消失,它们还好端端地留在玻璃器皿中。它们聚集在一起,粉红的色泽显得更为明显,更像是花粉了。不过它并没有花粉的香味,反而是一种类似出汗之后的微酸的气味。

刮下了佛伦娜脸颊上和颈部的快乐花粉,凌霄自言自语地道:“不好意思,佛伦娜,我需要更多的快乐花粉,请你见谅……”然后,他掀起了她的睡裙,从她的脚上开始往上刮。

快乐花粉覆盖全身皮肤,看似很多,但其实很少,他刮完了佛伦娜的全身,没一寸肌肤都没有漏掉,但也就收集了大约两三克的样子,仅仅把玻璃器皿的底部覆盖住,少得可怜。

完事之后凌霄将佛伦娜的睡裙放了下来,又给她喂了一颗鬼香的解药。在佛伦娜恢复过来之前他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佛伦娜的房间。

就在凌霄离开之后,佛伦娜一身嘤咛,苏醒了过来,她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奇怪,主人刚刚明明是在和我睡觉的,他和和我……哎呀,好羞人……他什么时候走的呢?”

凌霄并没有走远,他听到了这句话,他的双脚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上。

凌霄没有返回他的房间,而是直接进了悬壶居的实验室。来到实验室之后他将玻璃器皿放在了冷冻设备之中,然后看了一下时间,静静地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二十分钟后凌霄打开了冷冻设备,将装着快乐花粉的玻璃器皿取了出来。

玻璃器皿中的快乐花粉并没有消失,而是结成了冰。它们依旧覆盖着玻璃器皿的底部,呈现出一种粉红的颜色,看上去有点的艳丽的感觉。

“已经超过十分钟了,它们并没有消失,这说明我的想法能实现!”凌霄的心中一片激动,“我只需要将它们收集起来,装入玻璃器皿然后再放入冷冻设备之中就能保存它们。一旦我需要,我就能用内力给玻璃器皿加温,让它们从冰冻的状态变成正常的状态,就可以对阿喀琉斯下毒了!”

为了更加确定,凌霄拿着玻璃器皿

,一直等到快乐花粉解冻并开始融化的时候才又将玻璃器皿放入冷冻设备之中。这一次他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将玻璃器皿从冷冻设备之中取出来,结果让他非常满意,玻璃器皿之中的快乐花粉并没有消失,它们又处在结冰的状态了。

“这点快乐花粉可不够,我得再弄一些,不,越多越好……”这个念头自然而然地冒出来了,凌霄迫不及待地离开了他的实验室,来到了薇薇安的房门口。

凌霄用钥匙打开了薇薇安的房门,房间里也没开灯,静悄悄的。凌霄向床边走去,他猜想薇薇安正在用睡姿睡觉,可靠近床边的时候才发现床上根本就没人。狡猾的薇薇安用她的衣服和枕头还有被子伪造了一个她正在睡觉的假象。

凌霄忽然回头,一道人影刚刚从窗户外面翻越进来。这个人影正是他要下手的目标,女飞贼薇薇安。

看见站在床边的凌霄,薇薇安愣了一下,然后咯咯地笑了,“你这家伙真不老实,我刚才去你的房间找你,你不在,却没想到你居然溜到我的房间来了,没我,你也睡不着觉吧?”

凌霄,“……”

薇薇安向凌霄走了过来,黑色的夜行衣掉在了地上,运动鞋也掉在了地上,等她走到凌霄的面前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减少到了最低的程度。

“我想你,迦陀莎那贱人这一次无法打搅我们。”薇薇安笑得很甜美的样子。

凌霄忽然一扬手,薇薇安顿时倒在了她的怀中。

“对不起,我是来办正经事的。”凌霄说,然后开始下药……

半个小时后,凌霄离开了薇薇安的房间,又来到了迦陀莎的房门口。这一次,还没等他拿钥匙开门,迦陀莎的声音就从屋里传了出来,“门没锁,进来吧。”

凌霄,“……”

凌霄进了门。迦陀莎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披着睡袍,显得有些紧张,“你……要做什么?”

凌霄硬着头皮道:“我要对你下药。”

迦陀莎顿时愣了一下,“下什么药?”

凌霄将他的发现,他的想法跟迦陀莎说了一下,然后又说道:“就是这么一回事,我觉得这是我们对付阿喀琉斯的唯一的办法,你愿意帮我吗?”

迦陀莎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了一抹失望的神光,她默默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又回到了床上,很安静地躺着,静静地等待着凌霄给她下药。

凌霄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他的心里其实有意思愧疚感,毕竟,一个男人要对一个女人下药,无论对方是不是愿意,这样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事。

这一次,他不准备使用鬼香,他直接拧开了装着欲望玫瑰的药瓶。

却就在他准备往迦陀莎的身上放药的时候,迦陀莎忽然爬了起来,一把将他扯到了她的身上,颤声说道:“能不能先不下药?”

凌霄顿时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下,他将拧开的药瓶放在了一边……

一切都水到渠成地发生了。

接下来的几天的时间里,凌霄处理了星河科技公司的过继的事情,将它过继到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的名下,除了这事,他几乎利用一切机会在收集可以用来对付阿喀琉斯的快乐花粉。

一瓶欲望玫瑰用完的时候,他换得了大约二十克的快乐花粉,他将它们分装在了五只特制的玻璃器皿之中,并将之冰冻。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也从星河科技公司那里得到了一个可以便携式携带的冷冻设备,它仅有一本书的大小,可以随身携带。

他的心态也就在收集了足够多的快乐花粉之后改变了,以前他听到阿喀琉斯的名字就头疼,时刻都在想怎么躲着阿喀琉斯,现在却不一样了,有了快乐花粉在手,他现在倒很想阿喀琉斯出现在他的面前!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检查预约
郑州和康医院评价如何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郑州和康医院网友评价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